您还未登录! 登录 | 注册 | 帮助  

您的位置: 首页 > 软件开发专栏 > 云计算 > 正文

混合云开花结果,云计算开启了一个新时代

发表于:2019-05-06 作者:PAUL GILLIN 来源:企业网D1Net

对Kenny Mullican来说,是否要使用混合云,这已经成了定局。Paragon Films Inc.的首席信息官说:“这就是选择自己搭建服务器还是使用云端的非此即彼的选择。”

Paragon Films Inc.担心失去对关键系统的控制(这是一家制造用于包装的拉伸薄膜的公司),这就是它将大部分处理负载转移到云端时制定很多限制的一个原因。Mullican说:“微软想什么时候掐断你的服务就什么时候掐断,你受得了吗?”,他指的是微软公司的Azure云服务。

混合云开花结果,云计算开启了一个新时代


但随着Azure Stack(这是另一种云提供商平台,这个平台可以运行于本地数据中心)的出现,Mullican正在认真审视混合云方面的选择。他的信息技术组织没有足够的资源来安装和维护完整版的Azure,但他认为,为服务器和其它硬件租用企业空间的就近“主机托管”提供商可以胜任这个任务。这使Paragon具备云虚拟化的诸多好处而不会受制于长距离互联网连接的延迟,可靠性方面的损失,同时具备更个性化的服务。

Mullican说:“现在似乎有大量的选择,不必再做非此即彼的选择。”

这几乎概括了混合云的现状,这一说法在公共云基础设施的早期出现,用于描述私有的本地计算与一个或多个公共云的组合。混合云瞬间使业界为之着迷。国际数据公司(International Data Corp.)将2014年称为混合云元年。

如今这个概念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它有望改变公共云计算的既定秩序。事实上,混合计算已经成为云领域竞争的关键,几乎人人都在不同程度上接受了这一点:首屈一指的云基础设施提供商亚马逊AWS、雄心勃勃的微软、迎头痛击的谷歌和很多墨守成规的IT提供商,如甲骨文、IBM和主要由戴尔持股的VMware。它们都提供或计划提供各种各样的混合云产品,这些产品将重新定义市值数十亿美元的IT行业。

变动不居的定义

混合云的发展将成为数千名IT专业人士、工程师和供应商关注的焦点,他们纷纷涌向旧金山,参加谷歌Cloud Next大会。人们早期预测的混合云采用情况大多都实现了,但最近人们对技术和业务发展的嫁接大大增加了混合云的种类。

SiliconANGLE的姊妹公司Wikibon的创始人兼首席分析师David Floyer最近提出,五种不同类型的混合云正在成形,如最简单的由网络连接的“自主云(autonomous cloud)”和复杂的“自主独立云(autonomous standalone cloud)”(在自主独立云中,大小和功能各异的处理池独立存在)会偶尔连接并实时运行。

Gartner几乎在去年停止使用该术语时,认为它的指涉范围十分有限。Gartner的技术和服务提供集团的研究主管Craig Lowery说:“我认为混合云本身并不是一个有用的术语”。相反,Gartner使用“混合IT”这一术语来描述一系列虚拟化服务器、容器、微服务和边缘设备,IT组织正在研究如何管理这些东西。

这个定义真这么重要吗?还是只是在玩文字游戏?专家们一致认为,在讨论IT架构时有一个共同的参照体系非常重要,这在网络安全等领域尤其重要,在这些领域里,负责保护数据的人员必须准确了解数据的去向。Dyjit LLC的联合创始人Rohinee Mohindroo说:“当你来回移动数据时,有明确的定义是非常重要的,在受监管的行业中尤其重要”,她于2010年以Rakuten Marketing LLC.的一家子公司的首席信息官的身份建立了她的第一个混合云。

超越突发增长

混合云的早期定义主要是指经由云端扩展的本地应用程序,这些应用程序可在人们需要时得到部署,这种策略称为“云爆发(cloud bursting)”。但当今的参照模型则要复杂得多。

混合云正在不断地发展,发展到涵盖各种复杂的场景,例如自主设备网络,这些网络调度着由自驾车组成的大型车队,每辆车都连接到多个云端。红帽的产品战略总监Brian Gracely说:“现在,人们对于存放东西的场所有着强有力的选择。”

大多数混合云最初能存在,都是因为要处理突发增长的问题而与公共云合作。MapR Technologies公司的数据和应用高级副总裁Jack Norris表示,但如今,“我们发现,组织希望将云视为整体基础设施战略的一部分,但不是通过一家供应商来实现。对于在全球范围经营的公司来说尤其如此,这些公司的需求并未由三大“公共云提供商AWS、微软和谷歌的其中一家来定义”。

发展的动力

混合云的参考体系结构非常重要,因为本地计算不会在短期内取得进展。 Wikibon预计,企业在私有云上的支出(这是效仿公共云基础架构的本地计算栈所得出来的结果)到2027年的增长率将接近32%。这是公共云增长速度的两倍以上,尽管这是从较小的基数来算。

主机托管商Cogeco Peer 1 Inc.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92%的受访者使用本地服务器,三分之二的人认为本地服务器对自己的业务非常重要,Cogeco Peer 1 Inc.的美国和拉丁美洲的总经理Cindy Jordan-Ford表示。她说:“混合IT是实现新技术时保留现有解决方案的最佳选择”。她还说,大多数企业使用云提供商来使用他们无法自己创建的服务和工具,而不是将现有服务迁移到公共云。

推动混合云发展的因素之一是最新的技术进步,这些进步使用户能更轻松地在平台之间转移处理负载并利用公共云基础设施和软件即服务提供商所提供的最佳产品。

专注于按需计算服务的咨询公司THINKstrategies Inc.的常务董事Jeff Kaplan说:“摩尔定律是在这些层面上发挥效用的——应用程序接口、软件开发和分析。随着这些层面日益强大,它们变得更容易集成。”

API经济

Programmable Web Inc.称,自2012年以来,API呈爆炸式增长,已发布的API数量大约翻了两番,这使得开发人员可以更轻松地利用互联网上随处可见的服务来拼接复杂的应用程序。也就是说,应用程序和数据可分布在多个云和本地环境中,从而减少了在单个云中整合处理的需求。

Gartner的Lowery说:“你可以将应用程序的一部分放在不同的地方,并使用远程过程调用(remote procedure call)和API进行通信。这是一个跨越云端的架构”。REST架构已经成了接触网络服务的共同选择,它的出现推动了这一趋势,他这样说道。

API是独立于云之外,这减少了用户与特定云供应商保持一致的需求。他们甚至为软件即服务提供商创造了接近正在创建混合云的客户的机会。例如,Salesforce.com Inc.使用其400万开发人员的劳动大军“来加强自身的力量,其方法是让第三方与其平台集成起来,”Kaplan如是说。

事实上,软件即服务可能是混合云竞技中的“百搭”式参赛选手。提供商可以使用API来获取客户的一部分业务,这些业务原本有可能会流向公共云提供商,尤其是那些对开发自己的应用程序不感兴趣的客户。信息服务集团(Information Services Group Inc.)最近对300家公司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截至2021年底,61%的公司预计自己将成为“使用软件即服务的大多数”,而如今这一比例仅为5%,信息服务集团公司的分析师Blair Hanley Frank在接受有关theCUBE的采访中如是说(theCUBE是SiliconCoLE的流媒体平台)。

然而,开展了大量软件即服务业务的微软的Azure营销总经理Arpan Shah说,充斥着大量API的应用程序有各种缺点,这些缺点使其不适用于企业。Shah说:“软件即服务模型不适用于这些情况——需要混合云模型来满足合规性和数据主权要求,要解决网络延迟问题并实现边缘计算和没有接入服务。”

Kubernetes和边缘

推动混合云发展的另一个技术动力是Kubernetes,这是用于编排软件容器网络的开源软件,这些容器反过来使应用程序能在私有云和公共云平台上运行。虽然Kubernetes仍处于初级阶段,但它承诺极大地简化管理复杂的多云环境的过程。

谷歌的首席软件工程师和Kubernetes的主要架构师之一Brian Grant表示:“我认为,在Kubernetes还没出现之前,混合云并不是十分可行”。Kubernetes使组织能够以一种以前不可行的方式统一缓存系统,消息传递总线和系统监视器之类的基本管道,Grant说。“这在过去需要数月或数年的时间来创造这种环境,但是有了Kubernetes之后,几天就能完成。”

微软的Shah表示,容器、敏捷开发方法和平台即服务的结合“正在渐渐实现虚拟机一直试图实现的目标,即解决其不适用于‘突发模式’的问题”。

第三股技术力量是“边缘计算”的兴起,这种“边缘计算”是由“物联网”,将处理能力转移到更接近数据生成点的转变所代表的。边缘设备的例子有很多,如必须就是否关闭工厂车间的设备或基于购物篮的内容向客户推荐折扣的销售点终端瞬间做出决定的传感器。当车辆急速冲向树木时,自动驾驶车将来不及将数据从传感器传到云应用程序以作出决定。当收到响应时,装配线已经瘫痪了,客户已经走了,或车辆已经损毁了。

Wikibon的Floyer说:“如果你想让数据驱动的应用程序实时或近乎实时地做出处理,你必须在创建数据的地方处理数据。不能将数据全部迁移到一个地方”。Wikibon估计,将计算推向网络边缘的成本也是将数据提取到云中的成本的六分之一。

Wikibon的分析师James Kobielus指出,边缘计算“正在使更多的混合多云架构朝着分布式架构的方向发展。鲜有人要求反其道而行之。”

红帽公司的Gracely表示,事实上,“随着公司越来越熟悉公共云,它们意识到,它们不必过多地考虑如何竭尽全力投入数据中心。”

Gartner的分析师Tom Bittman在2017年的博文《边缘将侵蚀云端(The Edge Will Eat the Cloud)》中表示,边缘计算将改变企业对云计算的看法。机器学习和增强现实等数据密集型边缘应用程序与如今在云中处理的工作负载完全不同。在边缘以最快的速度进行重组的组织将获得竞争优势。

Bittman写道:“边缘将造就大量的赢家和输家。我们不能仅仅将思维局限于中心化和云端,而要考虑位置和分布式处理,从而实现低延迟和实时处理。”

商业推动力

混合云不断改头换面,这种转变不仅仅关系到技术。当前的数字化转型热潮已经向组织发出提醒,使其意识到数据的价值——使其意识到,当数据在全球范围内移动时,对其进行管理和保护是很难的。

那些想套住云投资或将工作负载转移到有更贴近其需求的供应商的客户感到十分沮丧。Gartner的Lowery说:“你可不想带走数以艾字节计的数据并将其转移到另一个云端”。许多用户仍对锁定在一家软件提供商的经历耿耿于怀,这些提供商在提高价格和收取大量维护费用的同时绑架了他们的关键数据。他们就如何保持对自己数据的控制权变得越来越精明,他们将混合云视为保护投资的一种形式。

这种“数据引力”的理念认为,这样的数据是决定数据应该以什么方式得到的关键所在,这是数字化转型的支持者响彻耳边的口号。由于让云供应商掌握大量数据,有些用户现在开始质疑该策略是否明智。他们希望掌握数据并选择自己想要管理的服务。

Moor Insights & Strategy的副总裁兼高级分析师Rhett Dillingham说:“客户希望对软件栈拥有更多的控制权。我预计,未来几年,组织将拥有各种各样的应用程序,这些应用程序不受限制并且可以跨多个平台进行部署。”

Paragon Films的首席信息官Mullican表示赞同。他说:“也许这是异想天开,但我认为这才是发展的最终目的。”

用户制定议程

由于用户对公共云的信心越来越强,他们很明确地告诉提供商,他们需要更多的灵活性将服务联合起来。他们在选择混合云模型时对容量的依赖越来越少,而更多地依赖于业务需求。

Gracely举了两家汽车公司的例子,这两家公司对市场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一家希望优化车内体验,因此它倾向于使用中心私有云连接到车辆中的娱乐和信息系统,并收集有关人们如何使用各种选择的数据。另一家则侧重于优化网络购物的体验,以缓和客户与经销商合作时所感受到的不安情绪。它采用了公共云方法,使用API进入各种视频和社交媒体频道,并与旧的配置系统相连。

Gracely说:“如今,你可以从体验着手,使用云端或第三方来做你以前从未做过的事情。”

大型公共云公司已经了解到这样的信息,它们用本地部署的产品做出了回应,这些产品可以复制软件栈。微软有Azure Stack,亚马逊有尚未发售的Outposts,而谷歌则有Cloud Services Platform。对它们来说,由传统的IT公司转型为云提供商的公司也有自己的软件栈——IBM有Cloud Private,甲骨文有Cloud at Customer,VMware与主要的合作伙伴则为云端和数据中心打通了桥梁。Mohindroo表示,“大多数大型云提供商已经达成了共识,即他们必须和平共存。”

虽然三大提供商的产品使客户有了更多的混合选择,使他们可以在特定云供应商的势力范围内进行选择,但它们并不能让客户轻松地按照自己的意愿转移数据和工作负载。

云提供商表示,它们只是想帮客户简化一切。Shah说:“我们不能为每种类型的边缘设备创建不同的应用程序并运行两种不同的环境,例如一个环境用于云端,另一个环境用于边缘。这种模式不可能高效、安全、可管理且具有成本效益。”

随着时间的推移,基础设施即服务(IaaS)供应商表示,他们将使各种边界透明化。AWS的首席执行官Andy Jassy2018年11月下旬在年度re:Invent大会上表示:“我们总是从客户那里听到这样的事情,他们希望能像云中的AWS一样尽可能无缝地运行现有的本地数据中心,他们还不打算停用这些数据中心”

虽然AWS当时宣布的混合服务Outposts在启用时不会在本地提供所有的AWS云服务,AWS的企业服务营销总经理Eron Kelly说:“在适当的时候,该套件将在本地、边缘和云端实现相同的体验。”

虽然本地云栈十分方便,但它也一样在诱惑客户持续使用某个云供应商,这让一些用户持怀疑态度。Groupon的首席技术官Colin Bodell说:“你必须问供应商,它们是否提供本地解决方案,它们这么做是因为它们认为这是一种更好的方式,还是因为要使人们持续使用其公共云基础设施?”我对此存有偏见,我认为这不过是为公共云铺平道路。”

各种各样的选择

云提供商并不赞同。微软的Shah表示:“要以持久的方式实施混合云,它必须像单一环境一样运行,这必须满足一致性和全面性的要求”。这就是说,要有一致的方法来创建应用程序,即一系列通用的数据库选择,可靠的网络以及统一的身份和访问管理等。微软已经为Azure Stack引入了一些增强功能,这些功能可以解决安全性,成本会计和监控等问题,但它坚持认为,客户通过使用单个云提供商所获得的价值要高于处理异构服务集的价值。

Shah说:“多云需要各种技能来理解不同的云,当公司面临云领域人才短缺的问题时,这将变得异常困难,也使运营变得更加复杂。”

AWS的Kelly表示赞同。许多首席信息官“开始认为自己会在两家或三家提供商之间相对均匀地分配云中的工作量,但当他们卷入到使用这种做法所涉及的实际情况和严谨性时,很少有人最终走上这条路线”,他如是说。他列出了多元化方法的诸多缺点,其中包括需要满足“刻意迎合大多数要求”的功能,很难同时向混合云和多云模型过渡,以及导致一些折扣和其它激励措施不能用,即用户使用单一提供商所获得的折扣和其它激励措施。

毫无疑问,联合多个公共云和私有云服务会产生复杂性问题,但这样的选择值得权衡吗?Dillingham说,客户似乎愿意承受一些痛苦来换取灵活性。他说:“将更多的工作量推送到单个云平台可以为你带来培训,工具和折扣等各方面的好处,但大多数用户似乎更喜欢选择多云这条路线所带来的灵活性。”

选择越来越多,这会改变公共云市场的力量制衡吗?VMware的全球现场首席技术官Chris Wolf说:“会的,当让客户具备更强大的能力时,颠覆就有可能发生。”

VMware、IBM和很多别的公司都依赖客户在选择方面的需求来推动客户对服务的需求,这些服务可以对多个云服务进行协商。VMware与AWS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专注于让客户轻松地在他们自己的基础设施和公共云巨头之间转移工作负载,但这样的交易并不是唯一的,VMware认为,客户需要更多的灵活性。Wolf说:“我们与云提供商合作,力图让它们的客户在最重要的领域运营。我们可以提供一个具有通用的安全性、网络、管理和业务需求的平台。”

云提供商宣称,只要持续使用单一平台,一切将变得连贯和简单,并且所有的提供商都在努力满足客户对各种开发工具的需求并对边缘设备提供更强的支持。AWS计划包揽所有的事情,如“将网络、安全和访问控制集成在一起从而为自动化工作负载迁移提供动力,将AWS服务扩展到内部和边缘,以便我们的客户可以轻松使用AWS,以此对其现有的基础设施投资进行无缝的扩大”,Kelly如是说。

他们放出来的信号引起了很多用户的共鸣,如Groupon的Bodell,他目前正在将内部部署的基础设施迁移到公共云,这已经是第四次迁移了。他说:“我倾向于选择一家云供应商。我可不想自己做维护工作。”

随着连续统一体在一刀切和完全自主选项之间不断扩展,用户将有更多的选择来挑选和选择他们喜欢的混合模型。最终,混合云的定义将取决于每家组织想要实施的形态。

 相关文章